丝瓜视频下载app免费下载看

算算时间,事情应该是发生在子桑木兮他们前往枫桥镇的时候。

说是伏氏兽场里的妖兽,频繁遭受到攻击,不管什么样的防御都会被突破,根本是被攻击的莫名其妙的。

想想有这种能耐的人,上官家的鬼修不是最可疑吗?

“鬼修?”子桑木兮皱眉,“舒满云干的?”

子桑君兮说:“上官家的鬼修不止她一个,况且舒满云动手,百分百是上官闻贤的意思,但让上官家家主亲自下令还用如此手段的理由,也没有啊……伏森觉得,是上官家的其他人做的,两边关系不好,常有冲突,针对妖兽的事情也不是第一次了。”

“那上官闻贤是怎么说的?”

子桑君兮摇摇头:“去上官家问话的人是伏焱,他一直不喜欢上官家,尤其是上官闻贤……明明是去了解情况的,结果几句话的功夫就打了起来……”

子桑木兮说:“这明显是谈判人员没选对,那个伏焱性格冲动,面对自己不喜欢的人不可能坐下来冷静的慢慢聊。话说,社交这种事情,伏森怎么不自己去?”

伏氏这边的情况比子桑家还要复杂。

首先,本家现在是伏森伏焱伏淼三兄弟在,分家旁支对伏氏的地位如何一点感觉都没有,是西平的主人还是被上官家踩在脚底,那些分家旁支一概不理。其次是伏氏的这个御兽术。

子桑君兮说:“你们也看见了,那些大型的妖兽听他们的话,要想瞬间将人踩成肉泥,只需要他们一句话。外人来看,这个御兽术没有安可言,一只大型妖兽在自己旁边,又看不见任何的约束……胆子小一点的能当场吓死……”

陆离接话道:“所以伏氏的地位不如上官家。”

梦醒时分爱意朦胧

“这是什么逻辑?”子桑木兮挑眉,“妖兽至少看的见,鬼修的那些东西还看不见呢。两个的危险系数都高,难道不是看不见的那个更可怕吗?”

唐南知说:“反正都看不见了,没人说的话谁知道有危险。妖兽就不一样了,那么大一只,想藏也藏不住……”

子桑君兮接着说:“总之,伏氏的处境有自己的问题,伏森非特殊情况不会离开兽场。”

类似于镇守兽场里那些妖兽的存在,伏氏的外交一向是二当家和三当家在处理。

大概将伏氏的情况过了一遍。

子桑木兮话题突转,问君兮弟弟: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

“做悬赏榜的任务啊,我出来试炼也没什么目的,就刷悬赏榜啰。”子桑君兮说,“正好刷到西平来,和伏焱不打不相识……后来亓官掌门来套话,我猜你们会来,就住下了。”

“你都能看出三土掌门是来套话的……那个伏森呢?”子桑木兮皱眉,心道三土掌门这事办的不怎么样啊。

子桑君兮想了想:“他估计不知道。我是听见亓官掌门提到穿越者,说让你们来进修一下御兽术,乱想想到的可能性。毕竟这些穿越者,几乎都是听你的,好好的安排人来学御兽术,一定是你的主意。既然有主意了,就一定有原因。”

原主小姐姐的这个弟弟,不笨的说。

而且这次见,明显开朗了很多,不想之前城府极深,让人猜不透。

子桑木兮在天涯海阁醒来的时候君兮弟弟就已经出来了,问了师兄他们情况,都说这小子不错。不管真的假的,子桑木兮的确希望他回到正途上来,也别再去钻牛角尖了。

子桑君兮打量着子桑木兮,问她:“你来就来呗,还易容?真怕伏氏对付你吗?”

“二师兄特意过来嘱咐我的。”子桑木兮其实没太在意她和上官闻贤的关系,导致什么后果,不过今天见伏焱的态度,感觉还是不要暴露的好。

可君兮弟弟说:“他不是想对付你,是因为之前没谈拢,事情也没搞清楚,直接去找上官闻贤又怕结果一样又打了起来,所以想通过你打听点消息。”

一直没说话的墨城,这时候开口了:“妖兽的情况很严重吗?”

“嗯……而且他们找不到其他的可能性,上官家的鬼修目前是最有嫌疑的。”

“可上官闻贤这人,没必要偷偷摸摸的来啊。”陆离说,“伏氏和上官家的关系不好,谁都知道,上官闻贤就是故意闹事上门挑衅,旁人顶多是凑过来看看热闹而已。他这样偷偷摸摸的动手,是有什么理由吗?”

子桑君兮说:“所以才想让这个妖女去打探一下嘛。上官闻贤这些年收敛了不少,外界传言,是因为我姐……是因为子桑木兮对他之前的混账事很生气,所以一直不肯嫁过来。上官家主对子桑姑娘动了心,便收敛性子改邪归正,希望早点将主母给迎回去。”

子桑木兮闻言,抖了一下:“我不喜欢这个传言……”

唐南知眼珠一动,笑着凑到子桑君兮身边:“君兮弟弟,唐姐问你一个问题。上官闻贤和成言,这两个人,你更喜欢谁做你姐夫?”

子桑君兮翻个白眼:“成哥这个选项明显不是我姐的。”说完,再次看向子桑木兮,“不过你的话,肯定是选成哥了……对了,成哥怎么没来?”

“他回去渡劫了。”子桑木兮摆摆手,回头去找墨城,“师叔叔,你有空吗?”

墨城下意识的答道:“没空。”

“那就抽点空啰。”子桑木兮说,“趁夜去趟上官家问问情况。”

黎征奇怪道:“直接问舒满云不就好了?”

子桑木兮说不行:“如果这件事真是上官闻贤的意思,如此偷偷摸摸的事情,你以为舒满云真会直接告诉我们吗?”

黎征还是奇怪:“如果真是偷偷摸摸的事情,直接问上官闻贤他也不一定会告诉你啊?”

“所以让师叔去呀!天涯海阁的名头说出来很吓人的!”子桑木兮对墨城说,“见面后直入主题,让他老实交代,要是之后查到这件事真和他有关又不老实交代的话……嗯……你们觉得,用什么理由吓唬上官混蛋比较好?”

Tags: